知对而行就是善,知错仍为就是恶。这句话看似简单实则高深。因为他不是在讲对错的标准而是在讲心性!每一个完整的人格自我,都有自己所认知的对错,可能标准是不一样地,但在每一种标准体系下都可以去谈心性的善恶。比如两军交战,奋勇杀敌者是英雄。叛国投敌者是败类,不论是那一方,虽然双方的立场完全相对。

行而下之,如何知对错?这是万年以来地一个永恒拷问!这种拷问入手时异常简单——不愿意别人对自己做的事,就不该对别人做。尤其是拥有超过常人的地位、力量之后。这就是“己之不欲,勿施于人”,能够自觉的进行这种拷问。那就是在修磨心性。那么修行悟道,“道”又在何处?穿凿之后才能体会!

再行而下之,如何去穿凿?那就是落于实地的“修行”了!对于普通人有这么一种情况——为恶利己只要不被揪出来就做,可能被揪出来就不做。比如自古官场,被查出来地都是万人唾弃的贪官污吏,没查出来的都是人人逢迎的显要尊贵,天壤之间只有一线之隔。修行就是要去掉这一线之隔,做回自己的本心,而不是做给别人去看。

一切回溯而上。做回本心只是一个出发点,然后才能真正去拷问对错,修磨心性,感悟天地自然规律——其路修远兮!

——摘自《神游》 作者:徐公子胜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