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願天下所有的爸爸“父親節”快樂!

June 18, 2006

  今天是父親節,在此祝願天下所有的爸爸父親節快樂,願我的祝福通過你的聲音傳達到你親愛的爸爸心裏。也祝福我的爸爸身體健康、幸福快樂,相信兒子不會讓你失望的~~~~~~

【转】生存其实很简单[2]

June 17, 2006

  --牧野--

  不知捕捉黄鳝的人为他手中的那个小小的竹笼子申报了国家专利没有,因为它十分巧妙,做起来也不费事,却实用的很。一束细篾编织成拳头粗细的笼子,笼子尾部是进口处,一圈轻而薄的篾片朝里形成一个漩涡壮茬口。

  黄鳝被笼里的诱饵吸引,就从那篾缝里钻进去,但是它在笼子里面没法转身,要想出去,只能后退。后退的时候,篾片的尖梢一根根扎在尾上,它不知道身后那坚硬的是什么东西,退下去会有什么结果,所以一触即缩,怎么也鼓不起勇气朝后退,就只好在笼里一直呆下去。假如黄鳝敢于朝后退一步,它就不会被关进笼子而束手待毙了。

  生存其实很简单,有勇气后退就行了。

【转】生存其实很简单[1]

June 13, 2006

  --牧野--

  生活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大峡谷中的雕用一种特殊的树枝筑巢。为了寻找这种被称为“铁树”的树枝,一只雌雕一天中有时要飞行200公里。“铁树”的树枝上还生着许多刺,使得雕巢能够牢固地建在峡谷的悬崖上。巢建好后,雌雕还要在上面铺上树叶、羽毛、杂草,防止幼雕被刺扎伤。

  随着幼雕的渐渐长大,它们开始在窝内争夺生存空间。它们对食物的需求量迅猛增加,以至于雌雕再也满足不了它们的需求。雌雕本能地感到,为了让这窝幼雕生存下来,就必须让它们离巢。

  为了激发幼雕的独立生存能力,雌雕开始撤去巢内的树叶、羽毛等物,让树枝的尖刺显露出来。巢变得没从前那么舒适了,幼雕纷纷躲到巢的边缘。这时,雌雕就逗引它们离开巢穴。一旦幼雕离巢后向下坠落时,它们就拼命地扑打着翅膀阻止坠落,接下来的事情对于雕来说再自然不过了——它们开始飞行。

  生存其实很简单,拒绝坠落就行了。

【转】电脑白痴和黑客的对白

June 12, 2006

黑客:我控制了你的电脑
小白:怎么控制的?
黑客:用木马
小白:。。。。。。在哪里?我没看不见
黑客:打开你的任务管理器
小白:。。。。。。。任务管理器在哪?
黑客:。。。。。你的电脑下面!!
小白:“我的电脑”里面没有啊
黑客:算了,当我什么也没做过

黑客:我已经控制了你的电脑
小白:哦
黑客:害怕了吧?!嘿嘿
小白:来的正好,帮我杀杀毒吧,最近我的机子毛病很多耶
黑客:。。。。。。

小白:你怎么总是在我电脑里随便进进出出
黑客:你可以装防火墙
小白:装防火墙,你就不能进入了吗?
黑客:不啊,我只是想增加点趣味性,这样控制你的电脑让我觉得很白痴耶

小白:听说你会制造“病毒”?!
黑客:嗯
小白:你可以控制别人的电脑?!
黑客:一般是的
小白:那你可以黑掉那些网站吗?
黑客:当然,没听到人家叫我“黑客”吗?
小白:。。。。哦~~~`我还以为那是因为你长得很黑。。。。。
“咣~~”

黑客:我又来了!!
小白:你天天进来,不觉得很烦吗?
黑客:是很烦,你的机子是我见过的最烂的一台了
小白:不是吧,这可是名牌
黑客:我是说你的机子里除了弱智游戏就只有病毒了
小白:哦~~那你看到我的“连连看”了吗,不记得装在哪,找了好久了耶
黑客:。。。。。再见

黑客:嗨~~~我来了!
小白:好几天不见你,被我的防火墙挡住啦?
黑客:哈哈,笑话,上你的机子比我自己的还容易,不是想我了吧
小白:我是想请你帮一个忙
黑客:什么事?
小白:你能不能进入电力系统修改一点数据
黑客:。。。。。。你想干嘛!!
小白:求求你,帮我把我家这个月的电费消了吧。。。。。。
黑客:去死!!

黑客:你死哪去了?!!!
小白:。。。。出去玩了几天啊,找我干嘛
黑客:我要找点东西
小白:在我这儿找什么东西?
黑客:病毒,找一条前几年的老病毒,只有你的机子上病毒保存的最全啦

黑客:我来了!!
。。。。。。
黑客:怎么不说话?
小白:心情不好
黑客:谁欺负你了?
小白:我的一个Q号搞丢了,里面有我的网上初恋
黑客:这个简单,我帮你拿回来
小白:拿不回来了
黑客:不可能,告诉我,多少号?
小白:呜~~~~就是不记得了

小白:你给我出来!!!!
黑客:怎么啦?!
小白:你是不是用我的ID去论坛玩了?!!
黑客:。。。。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了,不过,我没干坏事,就瞎编了个贴子,我保证下次再也不玩了
小白:那不行!!!
黑客:你还要怎么样?
小白:你发的贴子得红脸了耶,我第一次得红脸,好开心哦,你必须再给我编一个
黑客:倒!

黑客:嘿嘿,刚才我做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小白:什么事
黑客:我到论坛上去顶贴了
小白:这很平常啊
黑客:我见贴就顶,尽情的骂楼主是猪,好解气
小白:哇塞,太过瘾了,我可从来不敢,会被封杀的!
黑客:没错,已经被封杀了。
小白:这还有趣?!
黑客:是啊,因为我用的是你的ID

小白:你是高手吗?
黑客:可以说是吧。
小白:高到什么程度?
黑客:嗯,我无聊的时候就自己黑自己
小白:哈,这个我也会!
黑客:#¥%!你也可以?!
小白:是啊,一关机它就黑了。。。。。
黑客:滚!

该黑客目前正住在海淀医院,经确认已呈现出精神病前兆!

【转】爱怕什么?

June 8, 2006

作者:毕淑敏

  爱挺娇气挺笨挺糊涂的,有很多怕的东西。

  爱怕撒谎。当我们不爱的时候,假装爱,是一件痛苦而倒霉的事情。假如别人识破,我们就成了虚伪的坏蛋。你骗了别人的钱,可以退赔,你骗了别人的爱,就成了无赦的罪人。假如别人不曾识破,那就更惨。除非你已良心丧尽,否则便要承诺爱的假象,那心灵深处的绞杀,永无宁日。

  爱怕沉默。太多的人,以为爱到深处是无言。其实爱是很难描述的一种感情,需要详尽的表达和传递。爱需要行动,但爱绝不仅仅是行动,或者说语言和温情的流露,也是行动不可或缺的部分。我曾经和朋友们作过一个测验,让一个人心中充满一种独特的感觉,然后用表情和手势做出来,让其他不知底细的人猜测他的内心活动。出谜和解谜的人都欣然答应,自以为百无一失。结果,能正确解码的人少得可怜。当你自觉满脸爱意的时候,他人误读的结论千奇百怪。比如认为那是--矜持、发呆、忧郁……

  一位妈妈,胸有成竹地低下头,作出一个表情。我和另一位女士愣愣地看着她,相互对视了一下,异口同声地说:你要自杀!她愤怒地瞪着我们说,岂有此理!你们怎那么笨?!我此刻心头正充盈温情!愚笨的我俩挺惭愧的,但没等我们道歉的话出口,那妈妈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每次这样看着儿子的时候,他会不安地说:妈妈,我又做错了什么?你又在发什么愁?

  爱是那样的需要表达,就像耗竭太快的电器,每日都得充电。重复而新鲜地描述爱意吧,它是一种勇敢和智慧的艺术。

  爱怕犹豫。爱是羞怯和机灵的,一不留神它就吃了鱼饵闪去。爱的初起往往是柔弱无骨的碰撞和翩若惊鸿的引力。在爱的极早期,就敏锐地识别自己的真爱,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果敢。爱一桩事业,就奋不顾身地投入。爱一个人,就斩钉截铁地追求。爱一个民族,就挫骨扬灰地献身。爱一桩事业,就呕心沥血。爱一种信仰,就至死不悔。

  爱怕模棱两可。要么爱这一个,要么爱那一个,遵循一种"全或无"的铁则。爱,就铺天盖地,不遗下一个角落。不爱就抽刀断水,金盆洗手。迟疑延宕是对他人和自己的不负责任。

  爱怕沙上建塔。那样的爱,无论多么玲珑剔透,潮起潮落,遗下的只是无珠的蚌壳和断根的水草。

  爱怕无源之水。沙漠里的河啊,即便不是海市蜃楼,波光粼粼又能坚持几天?当沙暴袭来的时候,最先干涸的正是泪水积聚的咸水湖。

  爱怕假冒伪劣。真的爱也许不那么外表光滑,色彩艳丽,没有精致的包装,没有夸口的广告,但它是有内在的质量保证。真爱并非不会发生短路与损伤,但是它有保修单,那是两颗心的承诺,写在天地间。

  爱是一个有机整体,怕分割。好似钢化玻璃,据说坦克压上也不会碎,可惜它的弱点是宁折不弯,脆不可裁。一旦破碎,就裂成了无数蚕豆大的渣滓,流淌一地,闪着凄楚的冷光,再也无法复原。
爱的脚力不健,怕远。距离会漂淡彼此相思的颜色,假如有可能,就靠得近一点,再近一点,知道水乳交融亲密无间。万万不要人为地以分离考验它的强度,那你也许后悔莫及。尽量地创造并肩携手天人合一的时光。

  爱像仙人掌类的花朵,怕转瞬即逝。爱可以不朝朝暮暮,爱可以不卿卿我我,但爱要铁杵磨成针,恒远久长。

  爱怕平分秋色,在爱的钢丝上不能学高空王子,不宜作危险动作。即使你摇摇晃晃,一时不曾跌落,也是偶然性在救你,任何一阵旋风,都可能使你飘然坠毁。最明智最保险的是赶快从高空回到平地,在泥土上留下深深脚印。

  爱怕刻意求工。爱可以披头散发,爱可以荆钗布裙,爱可以粗茶淡饭,爱可以风餐露宿。只要一腔真情,爱就有了依傍。

  爱的时候,眼珠近视散光,只爱看江山如画。耳是聋的,只爱听莺歌燕舞。爱让人片面,爱让人轻信。爱让人智商下降,爱让人一厢情愿。爱最怕的,是腐败。爱需要天天注入激情的活力,但又如深潭,波澜不惊。

  说了爱的这许多毛病,爱岂不一无是处?

  爱是世上最坚固的记忆金属,高温下不熔化,冰冻不脆裂。造一艘爱的航天飞机,你就可以驾驶着它,遨游九天。

  爱是比天空和海洋更博大的宇宙,在那个独特的穹隆中,有着亿万颗爱的星斗,闪烁光芒。一粒小行星划下,就是爱的雨丝,缀起满天清光。

  爱是神奇的化学试剂,能让苦难变得香甜,能让一分钟永驻成永远。能让平凡的容颜貌若天仙,能让喃喃细语压过雷鸣电闪。

  爱是孕育万物的草原。在这里,能生长出能力、勇气、智慧、才干、友谊、关怀……所有人间的美德和属于大自然的美丽天分,爱都会给赠予你。

  在生和死之间,是孤独的人生旅程。保有一份真爱,就是照耀人生得以温暖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