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周六下午,我来到了哥哥老家,就和哥哥玩了起来。

玩了一会儿,我哥哥就为晚上的烤肉做准备。

我们先在田里挖了个坑,又找来干豆荚、细木棍、稻草等易燃物,哥哥还在下面放了一些瓦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放。

我们忙了好一阵子,累得满头大汗。我和哥哥一起兴奋地等待晚上的到来。

激动人心的晚上来了,我们先用打火机引火,第一次,灭了;第二次,灭了;第三次,灭了……第七次,燃了!哥哥赶紧把铁签拿来,又去拿了一盘香肠,穿了上去,放在火上烤;我也照葫芦画瓢,烤起了香肠。香肠上冒出了许多油珠,我拿回来,一口咬下,哇!太美味了,又香又脆,好吃极了!

不一会儿,满满一盘香肠被我们吃得一片不剩。哥哥又去拿了一些肉,我们继续烤了起来。突然,“嘭”的一声,有个东西爆炸了,原来,是下面的瓦片爆炸了,瓦片也会爆炸?其实是因为瓦片温度达到一定程度时,产生爆炸。这次小爆炸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心情。我们把这些肉也烤完了,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我那次玩得真高兴!

——摘自《荷露》第20期